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英国著名的生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曾经写过一本畅销书,叫做《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在书中,道金斯列举了很多科学研究和实例,来证明几乎所有的生物物种都有传承的基因。这种传承基因的突出特性就是为了自我生存和延续而伴生的无情的自私性。换句话说,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都有利己的自私天性。

在经济学上,这种“自私”的天性被称为“理性假设”。一个“理性”人,也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吝啬鬼”。在面临任何决策的时候,“理性”人都会像一台机器一样,把成本,预期收益,效用值和成败概率算个一清二楚。然后六亲不认,做出最有利于自己(或者说最“自私”)的决定。

很多经典的经济学分析,都是建立在这种理性(自私)人的基础上。我在这里举一个简单的“囚徒困境”问题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假设有这么一个游戏。两个人一起分一袋钱。每个人都需要在“合作”和“背叛”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如果两个人都选择“合作”,那么他们每人可以分到一半钱。如果一个人选择“合作”,而另外一个人选择“背叛”,那么选择“背叛”的“叛徒”可以拿到所有钱,而选择“合作”的人则一分钱都拿不到。如果两个人都选择“背叛”,那么结果就是“双输”,谁都拿不到任何钱。

在这个游戏中,你会选择“合作”还是“背叛”?如果你是一个“理性”人,那么你就会这么想:如果我选择“合作”,我最多只能拿到一半钱。但是如果我选择“背叛”,我可能拿到所有钱。因此我应该选择“背叛”。如果和你一起玩游戏的对方也是一个“理性”人,那么他也会同样这么想。到最后,大家都选择“背叛”,全都空手而归,达到“纳什均衡”。

那么现实中,我们人类是不是都会这么做呢?

在Richard Thaler所著的Misbehaving一书中,作者提到一个现实中的例子。这是英国一家电视台做的一档名叫“金球(Golden Ball)”的真人秀节目。在节目中,两位参赛者被邀请到台上,面对面坐好。每个人面前有两个金球,一个是“合作”,另外一个是“背叛”。他们的选择和最后分到的奖金和上文提到的分法一模一样。

这个节目大概进行了三年之久。Thaler教授和他的团队统计了那三年以来一共287对游戏的奖金和结果,将这些数据汇总在上面这张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每一次游戏的总奖金数都有所不同,从最少的100美元,一直到最高的10万美元(上图最右侧)。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些参赛选手并没有如“理性”人预期的那样都选择“背叛”。当两人可以分的奖金比较少(上图左侧)时,大约有60%-70%的人选择了“合作”,也就是两人共同平分奖金。当奖金数慢慢上升时,选择合作的人数渐渐下降,但也不是很明显。即使在奖金数最高的10万美元档,依然还有差不多一半选手选择“合作”。如果一个游戏的总奖金数达到10万美元以上,应该说这个奖金是非常诱人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决策,应该是参赛选手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做出的谨慎决定,不太可能是随意之举。

这个游戏给我们的启示是,即使在游戏奖金额度非常高(比如10万美元)的时候,依然有很多人非常“不理性”,选择相信对方,承担让对方把这些钱全都拿走的风险。

事实上,人在不同情况下的“自私”程度要远远比一个数学公式复杂的多。

举例来说,如果是在新年或者圣诞节凌晨1点左右的高峰时期打车,那么出租车司机对于乘客要求更高的车费似乎是天经地义,因为这个时段的需求和供给极度不平衡。要打车的乘客数量远远超出出租车的数量。

上图显示的是2015年元旦凌晨在美国纽约的优步(Uber)打车价格。我们可以看到,在凌晨2点左右,打一辆车回家的车费达到了平时的6倍左右。供给和需求的经济关系在这个例子中得到了完美体现:当周围没有其他出租车,供给非常稀少的时候,出租车司机们就能够漫天要价,只给那些愿意出高价的顾客提供服务。

但是出租车司机们也是人,他们并不会在任何供需不平衡的时候都“趁火打劫”,胡乱加价。2017年4月3号,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地铁发生恐怖炸弹袭击,整个城市的地铁系统被迫关闭。这个时候的打车供需变得非常不平衡:一下子多出数以万计甚至几十万计的乘客,但是车的供给基本没有变化。因此在这个时候如果要求更高的打车费,相信会有不少人愿意支付。但是那天有很多出租车和私家车司机非但没有趁机加价,还主动为乘客提供“免费顺风车”服务。这种情况也不是特例,在美国纽约发生911,法国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后都有大量的出租车和私家车司机提供免费的搭乘服务。

上面这个例子说明,在正常情况下,“理性人”确实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在市场供需发生变化时调整自己的策略,以谋求最大化的收入。但是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是人们做出决策的唯一动机。在不同的情况下,人们会自发的做出一些在平时看来比较“无私”,甚至是“非理性”的行为。

在上面提到的“金球(Golden Ball)”节目中,有一期特别经典。在那期节目中,人性的善恶和复杂得到了充分体现,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

在这期节目中,两位选手伊布拉辛(左边光头选手)和尼克(右边打领带选手)到达了最后一轮,画面中间站着的光头是主持人。

两位选手可以分的总奖金为13600英镑。两人面前各有两个金球,其中一个是“合作(Split)”,另外一个是“背叛(Steal)”。如果两人都选择合作,那么他们每人可以拿6800英镑回家。如果一人选“合作”,另一人选“背叛”,那么选择“背叛”的人会独得13600英镑,而选择“合作”的人则空手而归。如果两人都选择“背叛”,那么大家都回家“喝西北风”。

在每位选手做出最后的选择前,他们都有半分钟的演说时间,和对方进行沟通以增进互相之间的信任。在正常情况下,每位选手都会抓紧这宝贵的30秒,尽全力去说服对方选择“合作”,这样大家都可以分的一杯羹,不用空手而归。

上面画面中左边的光头选手伊布拉辛正是这么做的。他深情款款的对尼克说:我爸爸从小就告诉我,做人要谨守承诺。我向你保证,我会选择“合作”。你需要相信我,你也选择“合作”,这样我们俩可以每人拿一半的奖金回家。

这种“煽情”演说的缺点在于,“嘴皮子抹白糖”,说点空洞的豪言壮语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这种策略未必对每个人都管用。参赛选手互相之间都不认识,参加完比赛大家各走各的互不相欠。如果你轻信对方选择了“合作”,而他/她欺骗了你选择了“背叛”,那么到时候你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时候,该游戏的另一位参赛者尼克(右边打领带那位),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对伊布拉辛说:我要告诉你,不管你选什么,我都会选“背叛”。我建议你选“合作”,这样的话,我拿到了全部奖金,然后我会在事后分一半给你。

伊布拉辛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不管我选什么,你都一定会选“背叛”?你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你天生就是个叛徒么?

尼克说:我只是想非常诚实的告诉你,我会选“背叛”。然后如果你选了“合作”,那么我会把得到的奖金分一半给你。

这时候主持人插话:我们的游戏规则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选手在自由发言时间做出的承诺没有任何法律效应。他现在这么说,并不代表在游戏结束后他需要分给对方任何奖金。

尼克再次重申:对,我就是要选“背叛”。你考虑清楚了再做选择。

伊布拉辛:你这个笨蛋!你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会这么做?

伊布拉辛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他知道,如果对方铁定选“背叛”,那么他就被逼上了“绝路”。不管他自己选“背叛”,还是“合作”,他都拿不到一分钱。因此与其损人不利己,不如给对方做嫁裳。在浑浑噩噩之间,伊布拉辛选择了“合作(Split)”。

令很多人意外的是,当尼克亮出自己手中的选择时,他选的也是“合作”!于是按照游戏规则,两人可以平分大赛奖金,每人领取6800磅回家。

伊布拉辛喜极而泣:对于尼克的评语,从“笨蛋”一下子变成了“天才”。

后来在电视采访中,主持人问伊布拉辛:你父亲是否真的告诉过你,做人就应该谨守他的承诺?伊布拉辛说: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没见过我爸爸。我本来一直是打算选“背叛”的,但在最后一秒钟我改变主意,选了“合作”。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祖宗的祖训中蕴含的深刻道理,值得我们深思。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京东,淘宝,亚马逊中国或者当当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

数据来源:

Richard Thaler, 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ral economics, 2015

http://money.cnn.com/2015/01/02/technology/uber-surge-pricing/

https://www.rt.com/news/383295-petersburg-explosion-taxis-transpor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0qjK3TWZE8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