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从数据分析看法国大选

从数据分析看法国大选

2017年5月7日,法国总统大选将掀开第二轮角逐。在第一轮中领先的马克龙和勒庞将在第二轮中面对面较量,最后得票更多的候选人将成为新一任法国总统。关于总统大选第一轮的背景介绍,可以参考本专栏的历史文章《法国总统大选的左中右》。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的大选前民调显示,目前马克龙的支持率(上图红色)在60%左右,大幅领先其对手勒庞(上图蓝色)高达20个百分点。因此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马克龙应该会战胜勒庞,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

但是马克龙的支持者也不能高兴的太早。在5月7号大选结果揭晓以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这场大选中,有几个有趣的观察值得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

媒体的过激反应

2016年,在英国发生出人意料的脱欧,和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很多媒体人发出惊呼:民粹主义在全球兴起。

但接下来的发展可能出乎这些撰稿人的意料。在2016年12月举行的奥地利总统选举中,支持欧盟的绿党候选人范德贝伦战胜极右翼党派奥地利自由党党魁霍费尔当选为奥地利总统。在2017年3月举行的荷兰选举中,荷兰首相吕特战胜极右翼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成功连任。

一时间,媒体报道发生180度大转弯,发出各种“民粹主义叫停”的文章分析。如果这一次法国大选,马克龙不出意外的战胜勒庞,那么料想各大媒体又会以“民粹褪去”之类的标题来对大选结果做出解读。

因为一两个偶然性事件,就写出“世界将要变天”这样引人注目的标题党文章,是典型的垃圾新闻。以英国脱欧为例。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的背景是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做出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卡梅伦担心他领导的“居中”的保守党无法赢得下一届英国大选,因此抛出“脱欧公投”的“诱饵”,试图以此吸引更多的选民支持保守党。但是2015年举行的英国大选,连卡梅伦自己都没有料到,英国保守党竟然获得大胜。该党获得了过半数的331个议席,不用和任何政党联合就能单独组阁。2015年的保守党没有明显的左倾或者右倾的意识形态。英国民众对于执政党保守党的态度,也不可能在一年之间就发生180度大转变。

所以说,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其中有很多偶然性的因素,我们不应该因为这个带有偶然性的公投结果就贸然得出英国“民粹抬头”的结论。事实上,英国首相特丽莎梅敢于提出在2017年6月火速大选,就是因为看到目前的民意支持率非常不错。英国的执政党保守党,并没有受到脱欧公投的打击,英国也没有“变天”。

同时我们也不要忘记,即使马克龙战胜勒庞当选法国总统,产生民粹变化的思想土壤并没有消失,也不可能在几个月之内发生根本性改变。以法国为例,相对高企的失业率,外国移民和本国人的文化隔阂,时不时发生的恐怖袭击,现行政府屡屡爆出的腐败事件,都是民众对目前的政府“建制派”产生不满的原因,也为未来的选举战中的产生变数埋下了伏笔。

政治倾向和选民年龄的关系

上图显示的是法国各年龄层选民对于不同的总统候选人的支持率对比。在这张图中,有几个非常有趣的数据值得我们仔细推敲。

首先,极左派的政治领导人梅郎雄(上图深蓝柱子)在年轻人中最受欢迎。在18-24岁的选民中,梅郎雄的支持率高达30%,远远超过其他候选人。

年轻选民(18-24岁)对共产主义政治观情有独钟的现象,不仅限于法国。在美国,左翼领导人桑德斯在该年龄组选民中的号召力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对手。

这个年龄阶段的选民,很多都还在上学,大部分人是生平第一次见到选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财产为零或者负(如果算上学生贷款),也没有下一代,可以说是最没有“机会成本”和负担的一批选民。他们对人生和世界充满了憧憬和幻想,对“劫富济贫”式的共产政策尤其青睐。因此,提高税收,大学免学费,增加带薪假和最低工资这样的政策主张最受他们的欢迎。

其次,如果我们再移到年龄最大的那组选民(60岁以上),我们会发现,“建制派”代表菲永最受欢迎。菲永得到了70岁以上选民中高达40%以上的支持,其支持率根本没有受到其“空饷腐败事件”的丝毫影响。

“老司机”选民们钟情菲永,也从一方面反映了他们万事求稳的保守主义心态。菲永曾经是法国总理,是有多年积累的老资格政客。菲永雇佣妻子和女儿的事件被媒体大肆报道,对他的总统梦造成沉重打击。但是在这些老司机选民们看来,政客大多是大同小异,有一点“小瑕疵”并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缺点。年老的选民们不喜欢做极端的选择,因此极左的梅郎雄和极右的勒庞对他们的吸引力都不强。他们选择菲永,其实就是选择保住现状,稳定压倒一切。

在政治观点图谱分析中,有一种说法是:年轻时追求自由(Liberal),年老后趋向保守(Conservative)。法国总统选举中选民们的抉择,似乎就呈现出这样一种规律。在刚刚结束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也有类似的倾向。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45岁以上的选民中,偏保守的共和党领导人特朗普获得更多选票。而在44岁以下的年轻选民中,希拉里领导的民主党占有绝对优势。

第三,法国的极右翼领导人勒庞在35-59岁选民中的高支持率值得我们关注。从人生阶段来看,35-59岁正是一个人生产力最高的阶段,而他/她的负担也最重。上有老,下有小,中年危机,说的就是这个年龄段。

在这个年龄阶段的选民,有高达30%左右支持反移民,反穆斯林,反欧盟和反建制的勒庞,说明法国的经济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并不是空穴来风。即使马克龙能够成功当选法国总统,如何对政府进行改革,重拾这部分中坚力量对于政府的信任,切实提高他们的经济收入,让他们产生对未来的信心,将会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一场总统选举,其结果固然重要,但是其过程,以及在过程中反映的社会问题更值得我们关注。自由,平等,博爱,是法国的国家格言,也是全世界大多数人向往的理想状态。这个浪漫的国度正在经历的民主过程,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京东,淘宝,亚马逊中国或者当当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

数据来源

https://ig.ft.com/sites/france-election/polls/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