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一带一路”可能面临的挑战

“一带一路”可能面临的挑战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哈萨克斯坦时,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题为《弘扬人民友谊,共创美好未来》的重要演讲。在演讲中,习主席首次提出了以“五通”为核心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

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访问东盟时,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重要演讲。在该演讲中,习主席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就此,“一带一路”国际经济合作倡议全面形成。

根据经济学家杂志的估计,“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倡议,覆盖60多个国家,涉及890个基建项目,需要的总投资量大约在8千亿美元到1万亿美元之间。由于其涉及的规模巨大,影响深远,一些媒体将“一带一路”称为21世纪的马歇尔计划。

不同的媒体对于“一带一路”可能为中国经济带来的正面效应有过不少报道。比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教授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将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创造前所未有的机会,也将帮助中国更好地利用国内外市场和资源,强化自身经济实力,继续担当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毫不夸张的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最大的事。

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在今天这篇文章中,笔者就和大家分享一下“一带一路”可能面临的挑战。

一、中亚

在“一带一路”计划中,中亚是“新丝绸之路”的关键一环。这里说的中亚,主要指五个“斯坦国”。他们是: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从地理位置上来讲,中亚五国横处中国和里海之间,是中国向西延伸到欧洲的必经之路。根据德国地理学家冯·李希霍芬绘制的“丝绸之路”,该贸易路线的西段恰恰经过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

上图显示了中亚五国的一些主要经济指标。五国加起来的总面积约为4百万平方公里,总人口大约为6800万。

我们可以看到,这五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有很大差别。哈萨克斯坦的面积最大,经济也最发达,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但是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增速最慢,只有1.2%(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的人口最多,超过3千万,但是人均GDP只有2千多美元。另外三个国家都比较小,人口都不到1千万,只有土库曼斯坦的经济相对来说比较发达。

自从2000年开始,中国和中亚五国的双边经贸关系得到了爆炸式的增长。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地区之间的双边贸易量从2000年的10亿美元,火速上升到2013年的500亿美元。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中国政府同意向土库曼斯坦延长了80亿美元的贷款,向哈萨克斯坦延长了130亿美元的贷款。截止2016年,中国政府是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债主,分别拥有这两个国家49%和36%的国债。

在中亚地区,有一揽子和“一带一路”相关的基建项目。在这里笔者挑选几个规模比较大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1)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起于土库曼斯坦,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从霍尔果斯进入中国,成为“西气东输二线”。该管道全长约一万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

目前管道C线已铺设完毕,D线正在铺设中。项目全面竣工后,在30年的运营期内,中国每年将从中亚地区进口约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相当于2007年中国天然气总产量的一半左右。

2)新亚欧大陆桥:又名“第二亚欧大陆桥”,是一条从中国的连云港市一路向西连接到荷兰的鹿特丹港的高速铁路线。该大陆桥全长10900公里,涵盖30多个国家和地区。

3)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是一条贯穿多国的国际铁路线。该走廊从新疆出发,抵达波斯湾、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岛,主要涉及中亚五国、伊朗、土耳其等国。

4)中国-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铁路:该跨国铁路项目是一个非常宏伟的基建项目。该项目会连接两个独立的铁路段。第一个铁路段是中哈国际铁路。该段起于中国,经霍尔果斯口岸至阿克套海港。第二段是“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铁路(BTK),该段连接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新的铁路线为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提供了经由伊朗进入中东地区的通道,也为土库曼斯坦和伊朗提供了经由哈萨克斯坦进入中国和亚太地区的通道。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超级大规模基建项目之外,“一带一路”还覆盖其他一些地区性建设项目,比如中巴(巴基斯坦)走廊,中蒙俄走廊等等。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在此不再赘述。

这些项目的规模和前景十分振奋人心,一旦建成很可能为中亚地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作为一名理性的读者,我们应该从正反两面来客观的评估任何一项大型的项目或者计划。CSIS的Alexander Cooley撰文(Cooley, 2016)指出,中国在中亚的大型投资可能会遇到一些挑战和困难。笔者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

1.1 中亚诸国的反中情绪

中亚诸国的反中情绪的来源比较复杂,有双方语言不同,沟通有限方面的原因,也有俄罗斯和维吾尔族影响的原因。根据Eurasian Research Institute(Serikkaliyeva,2016)发布的调查统计显示,大约有31%的哈萨克斯坦受访民众认为中国移民对于哈萨克斯坦当地的劳动力市场产生威胁。2016年3月,哈萨克斯坦政府通过土地租赁法案修正案,允许将租借给外资(主要是中资)的土地从10年延长到25年。一些哈萨克斯坦民众对此政令表示不满,上街游行以示抗议。

当一个外国的资本力量进入本国,并带来一些革命性的变化时,当地的一些利益集团和民众产生担忧或者反抗情绪并不是什么特殊现象。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在缅甸投资建设的密松大坝(Myitsone Dam)。

密松大坝是一个预计耗资36亿美元的超大型基建项目。就像任何大型水电项目,该大坝在缅甸国内引起巨大争议。支持者认为,大坝可以为缅甸提供急需的资金和电力。但批评人士表示,大坝会对河流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摧毁下游的鱼类资源,迫使成千上万名村民离开家园。根据当时缅甸军政府和中国电力集团达成的协议,大坝发电量的90%将被输送到中国,缅甸会获得10%的发电量。

在受到不断的反对和各种社会压力后,缅甸政府在2011年叫停密松大坝项目。此时电力集团已差不多花掉了8亿美元。目前中缅两国政府还在就如何继续该项目进行磋商。

随着在“一带一路”政策指导下中资对于中亚五国投资的加大,如何处理和当地人的关系,以及消除他们可能产生的疑虑,是确保投资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1.2 中亚的政局

2005年3月,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郁金香革命”。在议会选举中败下阵来的反对派占领了州长办公室和政府大楼,指控政府官员勾结阿卡耶夫的政府操纵选举。时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在革命爆发之后逃往国外,后来在莫斯科大使馆中签署辞职声明。

2010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爆发第二次革命。在接连几天的冲突后,反对派成功推翻巴基耶夫政府,并组建了临时政府。时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巴基耶夫仓皇出逃。

同年6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乌兹别克族和吉尔吉斯族之间的大规模械斗。据吉尔吉斯官方统计,6月骚乱至少造成200人死亡。但吉临时政府首脑奥通巴耶娃承认,实际死亡人数或比官方统计数字高出10倍,即可能有2000人死亡。

2015年7月,中国前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姚培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帮助中亚国家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他们对此也显示出浓厚的兴趣,但是“一带一路”在中亚面临两大风险。一方面“颜色革命”与“老人政治”使得中亚并不排除在未来发生政局动荡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中亚地区民众对中国仍存有排斥心理。

1.3 腐败

中亚五国的腐败程度令人担心。上图显示的是中亚五国在国际透明组织采编的腐败指数中的排名。在176个国家中,中亚五国的排名介于130-160名之间,可谓世界上最腐败的地区之一。在该指数中,中国的排名为79/176,也就是说中亚五国的腐败程度要远远高于中国。

根据英国的金融时报报道,中国官员在私底下讨论政府在中亚的投资时,估计至少会有30%因为贪腐而损失。

2010年,塔吉克斯坦开通了经过北方索格特州连接其首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杜尚别-查纳克高速公路(Dushanbe-Chanak highway)。这条公路由中国政府提供数百万美元贷款,并由中国公司修建。

但是,该项目完成后,很快变成一条收费公路。负责收费的公司叫做Innovative Road Solutions,是一家注册在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据当地媒体报道,该公司属于塔吉克斯坦总统的女婿亚努拉列夫。据估计,该公司从这些项目中每年大约可以获得2500万至3000万美元的收入。

2016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总理Temir Sariyev引咎辞职。该总理辞职的主要原因是他涉嫌腐败,将一个价值1亿美元的建路合同发放给一家不具备资质的中国建筑公司。

1.4 效率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亚五国政府在管理其进出口贸易上的效率严重落后。

以2014年的情况为例。中亚五国的出口项目平均需要79天才能清关,进口项目平均需要67天才能清关。相形之下,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效率要高得多。比如亚洲国家一般的标准是出口和进口都在一个月左右就能够清关。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的出口产品想要通过中亚地区达到欧洲,那么一进一出,其通关手续加起来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如果想要充分享受“一带一路”带来的经济助力,那么中亚五国提高其政府办事效率是很重要的一环。

1.5 结论

从中亚五国的地理位置,以及其经济和中国的互补性来看,“一带一路”在中亚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很可能会彻底改变中亚五国的经济前景,同时也为中国带来发展的契机。但是,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好高骛远。我们需要对中亚五国目前存在的缺陷和不足有清醒的认识,以小心谨慎和务实的态度来评估“一带一路”可能产生的经济价值。

二、基建

讲完了中亚五国,下面来讲讲“一带一路”中最重要的一环:基建。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全世界搞基建,最拿手的就是中国政府。在过去10年,中国政府的“铁公鸡”建设为祖国带来耳目一新的变化。每次笔者带老外朋友去中国出差或者旅游的时候,他们都会惊叹于中国的高铁,机场和高速公路。不少欧美的朋友直呼:中国早已不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明明是发达国家!你们的高铁和机场比我们国家(英美等国)的好多了。

在“一带一路”计划中,基建是最重要的一环。“要想富,先修路”,几乎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共识。在上文中笔者提到中国在中亚,巴基斯坦,缅甸等国有不少在建和筹建的超大型基建项目。这些基建项目被寄予厚望,可谓“一带一路”沿路合作伙伴国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那么中国的基建项目是否如大家想象的那样,为本国经济带来极大的增长动力呢?英国牛津大学的四位教授(Ansar, et al, 2016)就这个话题做了一个非常细致的研究,值得笔者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

为了完成这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研究课题,四位教授收集了中国从1984-2008年间一共95个大型基建项目的数据和信息,这些建筑项目的总投资额大约为650亿美元(2015价格)左右。

Source: Atif Ansar, Bent Flyvbjerg, Alexander Budzier,and Daniel Lunn,Does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lead to economic growth or economic fragility? Evidence from China,2016

上图显示了该研究中包含的数据库资料。教授们收集的基建项目遍布全国各地,其中21个属于铁路项目,74个属于公路项目。这些项目的融资方主要来自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

下面是该研究揭示的一些比较有趣的结论:

2.1 成本

在74个公路项目中,有50个项目超过预算,其平均超支幅度为27.5%。在21个铁路项目中,有18个项目超过预算,其平均超支幅度为41.5%。所有这些项目的平均超支幅度为30.6%。

2.2 使用不均衡

大约有2/3的公路没有被有效使用,其使用程度比预定的最大使用量低41.2%。另外1/3的公路严重堵塞,其使用程度比预定的使用量超过61.4%。

2.3 债务

为了给这些基建项目提供资金,中国政府的负债率在过去几年大幅度上升。

根据麦肯锡公司的估计,中国的总债务/GDP比率从2000年的120%左右急升到2014年的270%左右,在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中排名第一。

上文中提到的基建项目的超支额,占到中国政府总债务(28万亿美元,2015年)的1/3。以总债务28万亿美元来计,除以14亿总人口,每个中国人的债务为2万美元左右。

2.4 货币

应对债务的一个最常见的解决办法就是印钱。中国政府在2007-2013年间印发了12万亿美元的钞票。相形之下,排名第二的美国在同期的印钞额为4万亿美元左右,不到中国的1/3。

在该研究最后,作者得出结论:管理不善的基建投资项目是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预计,除非中国快速提高基建项目的投资和管理质量,否则该国家可能会陷入一场由基建引发的经济危机。该危机也有可能扩散变成一场国际金融危机。中国的基建增长模型不适合其他发展中国家模仿学习。

2.5 伍治坚评论

上述研究最后的结论似乎有点耸人听闻。这样我想起了一句笑话:在过去的3次经济危机中,经济学家们预测到了10次危机。

但是,该研究中提到的一些数据和发现也值得我们警惕。毕竟任何硬币都有两面,投资不可能没有风险。中国的基建成就举世瞩目,很多城市在几年之间就完全变了一副模样。但是这背后涉及的高额负债和货币供给,也确实是一个值得大家注意的隐忧。

总结

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中国政府从上到下给予“一带一路”极大的重视。正如林毅夫教授所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中最重要的事。

笔者的这篇文章无意质疑“一带一路”的正确性。相反,在笔者看来,正因为“一带一路”对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很大的影响,我们更应该充分讨论其利弊,从正的和反的两方面反复论证其优劣,以客观和冷静的心态得出理性中立的判断。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当当,京东,淘宝,亚马逊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

数据来源:

http://www.ox.ac.uk/news/2016-09-12-chinas-infrastructure-investments-threaten-its-economic-growth

http://history.mofcom.gov.cn/?special=2ydylzldtc

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701505-chinas-foreign-policy-could-reshape-good-part-world-economy-our-bulldozers-our-rules

Alexander Cooley,The Challenges of Promoting Connectivity in Central Asia and Beyond,2016

http://pit.ifeng.com/a/20160128/47275998_0.shtml

https://www.ft.com/content/e99ff7a8-0bd8-11e6-9456-444ab5211a2f

Azhar Serikkaliyeva, Public perception of the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in Kazakhstan, 2016, Research group

https://www.occrp.org/en/daily/5127-kyrgyzstan-pm-resigns-amid-corruption-controversy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01/myanmar-china-myitsone-dam-project/

http://www.guancha.cn/Third-World/2015_07_03_325553.shtml

http://www.rferl.org/a/Tajik_Presidents_SonInLaw_Denies_Ties_To_Company/2097815.html

Atif Ansar, Bent Flyvbjerg, Alexander Budzier,and Daniel Lunn,Does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lead to economic growth or economic fragility? Evidence from China,2016

Mandeng, O. J. (2014), ‘The Chinese Money Wall’, presented at the Milken Institute London Summit, 28 October.

McKinsey (2015), ‘Debt and (not Much) Deleveraging’,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February, New York, McKinsey & Company.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