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恐惧:军火行业的命根子

恐惧:军火行业的命根子

今天这篇文章,笔者要和大家一起聊聊军工这个行业。

全世界最大的100家军火商(SIPRI Top 100),在2015年全年的销售额为3,700亿美元左右。其中大约56%(2097亿美元)来自于美国的军工企业。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出口国。全世界销售额最大的十家军火企业中,有七家是美国公司,其中不乏一些家喻户晓的名字,比如洛克希德·马丁,波音等。

美国也是全世界军费开销最大的国家。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机构(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的统计,2016年美国的国防开支高达6,112亿美元,占到其GDP的3.3%,位居全球之冠。接下来军费开支最大的9个国家加起来的国防开销,也不及美国一家花费的多。

上图显示的是过去30年全球的军火开支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在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全球军火开支逐年下降。但是该下降趋势在911事件后开始逆转。从2001年到2009年,全球军事开支上升了50%左右。2009年以后,全球每年的军费开支基本保持平稳,没有明显的上升或者下降。

民众对于类似于911的恐怖袭击的恐惧,是支撑军工行业得到更多的政府采购订单的关键所在。如果世界和平了,没有对抗和威胁了,那么军火行业就可能再次经历冷战结束后的“萧条”。但是只要有威胁,不管是萨达姆,塔利班,基地组织还是伊斯兰国,军工企业就能继续存活和增长。

在911之后,遭受到恐怖袭击的美国人数量是非常有限的。根据2013年美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年死于恐怖袭击的美国公民(非士兵)共有16个。但是美国民众对于恐怖袭击的恐惧程度非常高。比如上面的Gallup调查问卷显示,有42%的受访民众表示对恐怖袭击很担心。

根据美国教授Todd Sandler的统计(Sandler,2014)显示,1990年以来的跨境恐怖袭击事件大致上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

当代的很多人,对像巴黎和波士顿发生的自杀式爆炸感到震惊。但他们如果去读一下1970和1980年代的那些恐怖袭击新闻报道,就能体会到那时候的恐怖袭击造成的危害要比现在严重得多。

比如1987年11月,大韩航空858客机在安达曼海上突然爆炸,机上104名乘客和11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后来被捕的朝鲜特工金贤姬供述,她和搭档受朝鲜特务机构指示在飞机上安置炸弹,其目的是为了阻止韩国举办1988年奥运会。

1988年12月,泛美航空103号班机在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爆炸,机上270名乘客全部遇难。关于洛克比空难的幕后黑手,至今还有争论。2003年8月15日,利比亚迫于国际制裁的压力,正式对袭击承认责任。据推测,利比亚主导洛克比空难的原因可能是美国军队在1985年空袭利比亚城市班加西和的黎波里。2014年3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叛逃的前伊朗情治官员梅斯巴希踢爆,洛克比空难幕后主使者实为伊朗,并由一个叙利亚恐怖组织执行。原因为美国海军巡洋舰温森斯号(USS Vincennes)在1988年误击落伊朗航空655号班机,因此伊朗想要寻求报复。不管是利比亚还是伊朗,其对民航班机上的老百姓下手的恐怖手段令人不寒而栗。

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在的恐怖袭击不危险,我们就能高枕无忧了。举上面这些例子,是想通过对比让大家对恐怖袭击有更为完整和客观的认识,并作出理性的反应。

对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军工行业来说,民众的恐惧程度越高,他们的生存空间就越大。在美国历史上,人为的夸大,甚至凭空捏造美国受到的威胁,让军工企业因此受到直接或者间接的好处,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

1957年,美国国家情报总监(NIC)发表情报报告(NIE11-10-57),称苏联可能会在1958/59年左右研发出10颗洲际导弹(ICBM)。1958年,该机构又发布研究报告(NIE 11-5-58),估计苏联将在1960年配备100枚洲际导弹,到1962年配备500枚洲际导弹。

如上图所示,美国的情报部门对于苏联可能拥有的洲际导弹数量的预测不断升级,在最高峰时预计苏联到了1963年将会配备700枚洲际导弹。

这些估计被称为“导弹差距(Missile Gap)”,意指美国会在洲际导弹数量上被苏联拉开差距,导致美国在两国争霸中处于劣势。1962年,美国肯尼迪政府以“导弹差距”为由,加大军备竞赛,成功的在国会中通过本来受到质疑的国防预算。

后来根据被解密的文件证实,苏联在当时拥有的洲际导弹数量为:4个。

2002年,美国和英国政府声称,他们的情报部门掌握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WMD)的证据,因此在联合国动议并推动通过1441号决议,派遣武器检查团对伊拉克进行检查。2003年,武器检查团并没有在伊拉克找到任何大规模杀伤武器,但是美国政府仍然一意孤行,发动伊拉克战争,最终推翻萨达姆政权。

2016年7月,历时7年完成的《齐尔考特报告 - 伊拉克战争调查》(Chilcot report)正式发布。该报告主要调查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英国政府和其领导人(布莱尔)的责任。报告指出,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刻意夸大了伊拉克对于世界和平的威胁。2003年伊拉克并没有拥有对世界构成威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当时的英国和美国政府基于错误的情报,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发动伊拉克战争,给伊拉克以及周边地区带来了很大的人道灾难,其行动对今天的世界政治格局仍有深刻的影响。

对此,美国脱口秀主持人Stewart曾经评论道:我们找到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子虚乌有的证据,因此我们有了入侵伊拉克的理由。问题在于,这些武器不在伊拉克,而在朝鲜!

笔者举这些例子,并不是想弱化恐怖主义对我们可能造成的威胁,而是想提醒大家,时刻都要保持一颗独立思考的大脑。很多时候,我们的情感变化多端,不太可靠,而且有可能被人利用。

美国教授Gadarian曾经撰文(Gadarian,2010)指出,媒体对于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的报道,提高了民众对于“鹰派”政策的支持度。基于2000-2004年全国选举研究的数据,作者通过一系列分析证明:公民对于恐怖袭击的担心越是强烈,他就越容易支持通过强硬的军事手段来对付潜在的恐怖威胁,但很多时候这种担心并非理性。媒体在报道海外和国内恐怖袭击事件时的态度和立场,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左右观众的态度和感情。通过这种潜移默化式的“洗脑”,相关团体就能够影响选民的意志和倾向。

这也体现了目前西方世界在反恐战争中陷入的一个困局。一方面,以美国军工企业为首的利益集团,需要世界其他地区战火不断(这样他们就可以出口武器),同时需要美国民众感到恐惧(这样他们就可以向自己的政府出售更多武器)。因此在世界各地不太平的地方(比如中东,非洲,中亚等),我们都可以看到各种美制武器大行其道。事实上,伊斯兰国士兵用的很多武器,都是从黑市购买,或者从伊拉克政府军队抢来的美国制造。

另一方面,极端伊斯兰组织希望有更多人仇恨穆斯林,以便于更多的中立派穆斯林被推向极端派。因此他们不断的在世界各地试图制造恐慌,或者声称对不同地方的各种自杀或袭击事件负责。对于这些极端穆斯林来说,最理想的情况就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社区形成两大敌对阵营,互相对抗,这样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穆斯林人口加入到这些极端组织,使得他们不断扩大。根据美国研究机构PEW的估计,全球约有18亿穆斯林信徒,占全世界人口的24%左右。如果上文提到的对立情况愈演愈烈,那么我们这个世界就只会越来越不太平。

从个人角度,我们需要明白,有时候我们产生恐惧的原因并不一定理性,甚至可能受到某些宣传机构可以渲染的影响。在这些刻意渲染的恐惧的背后,可能掩盖着一些巨大的商业利益。我们应该尽量避免自己的情绪受到别人的操控,努力保持思维的独立,尽力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自己大脑的主人。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2017年6月9日周五中午12点,伍治坚将主持知乎LIVE:海外投资那些坑。报名请点击这里:https://www.zhihu.com/lives/851085004422414336

伍治坚是《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的作者。在当当,京东,淘宝,亚马逊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

数据来源:

https://www.sipri.org/media/press-release/2016/global-arms-industry-usa-remains-dominant
https://www.sipri.org/research/armament-and-disarmament/arms-transfers-and-military-spending/military-expenditure

Sandler, T. (2014). The analytical study of terrorism. 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51(2), 257-271.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6/jul/06/iraq-inquiry-key-points-from-the-chilcot-report

Preble, Christopher A. (December 2003). "Who Ever Believed in the 'Missile Gap'?": John F. Kenned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Security". Presidential Studies Quarterly. 33 (4): 801–826

http://www.thespacereview.com/article/523/1

Gadarian, S. K. (2010). The Politics of Threat: How Terrorism News Shapes Foreign Policy Attitudes. The Journal of Politics,72(2), 469-483.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