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比特币系列之内战

比特币系列之内战

今天这篇比特币系列文章,主要基于笔者和一位比特币专家的对话。

接受“伍治坚证据主义”栏目专访的嘉宾,是美国作家Nathaniel Popper。

Popper著有Digital Gold: Bitcoin and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Misfits and Millionaires Trying to Reinvent Money一书。该书是Popper花费了好几年时间,通过大量访谈和调研比特币相关人士以后写出的优秀纪实作品,向人们展示了金融科技比特币的过去和未来。

我们首先谈到的问题是:到底什么是比特币?

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种不同的解释。其中不乏一些充满科技行话,看似非常复杂的定义描述。这样的解释虽然很专业,但却不容易让行外人理解。因此笔者试图通过比较通俗易懂的语言,为大家解释一下比特币(以及其他虚拟货币)。

从本质上来讲,比特币是一种支付技术。

支付,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都需要用到。传统的支付手段,都需要通过一个结算中心(最常见的是银行)。比如张三要付200块钱给李四。背后发生的过程是:张三给自己的银行发指令,让银行从自己账户上扣除200块,然后张三的银行给李四的银行账号打过去200块。

从上面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传统的支付手段有两个特点:

1)需要通过某个“中介”。有中介,就有费用。平时大家在国内转账,可能没有这个感觉。但是如果你从事国际贸易,需要国际汇款,就能对中介在其中收取的大笔费用深有体会。

2)收付都是实名制。

比特币所依赖的“区块链”技术,把上面两个性质全都“革”掉了。

也就是说,比特币技术的关键,是“去中心化”。张三可以直接给李四汇款,中间不需要经过任何一个“中介”。

同时,比特币也实现了“匿名”转账的可能。你给对方发一笔款,对方不知道该款来自哪里。或者你收到一笔款,也无法知道对方的身份。

早在1999年,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就说过:目前互联网科技高速发展,但还有一项技术缺失。我们可以把它称为E-现金。基于E-现金,A和B互相不认识,但却可以通过互联网互相转账。

不难理解,随着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的渐渐成熟,其使用范围的渐渐扩大,最可能受到威胁的有两个团体:

1)政府:如何收集信息,管理“去中心化”的支付行为(比如洗黑钱,恐怖主义基金等)成为一大挑战。同时,比特币持有者的资产不在银行里,因此政府无法“冻结”或者“充公”其资产,这是监管层需要应对的另一大难题。

2)银行和信用卡公司:可能会面临一场“削价”大战。

由于比特币软件是开源代码,任何一个有点编程技能的码农都能去GitHub代码仓库中下载到比特币的源代码。基于比特币的源代码,世界上不同地区的虚拟货币开发者推出了各种各样不同的虚拟货币。

截至2017年10月,全世界约有1000多种虚拟货币,其总市值加起来达到了1460亿美元。其中规模比较大的,除了比特币以外,还有Ethereum, Ripple,Litecoin等。在中国政府取缔ICO活动之前,中国也有很多公司发了不少各种各样的虚拟货币。

这些虚拟货币到底算不算货币,值多少钱,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其中的关键点,就是大众是否承认并接受使用该货币。

事实上如果我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虚拟货币从来不是一个新概念。

我们很多人小时候去玩那些街机,需要购买的代币,就是一种虚拟货币。只是这种虚拟货币只能在街机店内使用。像手机充值卡、公共交通卡之类的充值卡,也是一种虚拟货币,只是它们都有具体的使用限制。

所以说,要想制造出一种虚拟货币,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人信任并且使用它。如果到最后使用的人不多,那么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旁氏骗局”,最后接棒的那批人倒大霉。

国家政府发行的货币,比如美元、人民币等,其背后有国家信用和暴力机器作为后盾。如果拒绝接受使用,是有可能吃官司的。而现在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这么多虚拟货币,如何赢得信任,让更多的人接受,则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难题。

下面再回到比特币。为了支持比特币全球“去中心化”网络的运行,需要在全世界各地建立起一张“节点网”。理论上,任何一台电脑,只要下载了比特币软件,都可以加入该网络成为一个节点(Node)。

目前,全世界大约有9千多个比特币节点,主要分布在美国和欧洲。在亚洲的中国、新加坡等国也有不少节点。

由于比特币本质上是一套电脑软件,因此需要一批码农不停的进行维护。相对来说,比特币是一个比较神秘的组织,其“教主”中本聪到底是谁不得而知(截至2017年10月)。理论上对比特币有热情的码农,都可以加入其全球软件维护团队。

但是事实上,绝大部分码农对于比特币源代码只有建议权,而没有修改权。最终能够修改比特币软件代码的,仅限于比特币基金会中的一小群最高级别的“高级码农”。你可以把这群“高级码农”想象成一家公司的董事会,他们是制定比特币全球交易规则的决策者。

比特币码农董事会在修改比特币软件的源代码后,是否得到大家的接受和支持,则要看全世界比特币使用者的意愿。在正常情况下,每次软件的代码被修改(就是出了个新的补丁),全世界使用比特币的电脑都需要下载并更新他们的比特币软件。

然而,你也可以选择不更新。这就需要我们讲到比特币内部的另一大力量集团:挖矿公司。

在比特币的全球节点网络之外,还有一个比特币全球“挖矿”网络。根据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写的“比特币白皮书”显示,全球比特币的流通总量将会在2140年前被限制在2100万枚左右。目前世界上被“发现”的比特币总量大约为1600万枚左右。因此全世界有无数梦想发财的“矿工”,日以夜继的不停“挖矿”,希望可以挖到更多的比特币。

在世界比特币挖矿行业,中国公司独占鳌头。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大约80%以上的比特币“矿池”,都在中国。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几家比特币挖矿公司,比如蚂蚁矿池(Antpool),鱼池(F2Pool),中国比特币(BTC)等,全都在中国。

一个优秀的比特币矿池,其核心竞争力是“算力”,需要高性能的计算机芯片(GPU)和持续的电力供应(24小时连年不断)来支撑。中国恰恰在这两方面都有竞争优势。

通过上面这些介绍,相信大家就能开始明白比特币内部的“流派”了。大致来讲,我们可以把比特币内部的势力分为两大帮派:程序员阵营(码农派)和挖矿集团阵营(矿工派)。

“码农派”和“矿工派”有互相依赖的地方,同时也有利益冲突。“码农派”有一定的意识形态诉求,对于比特币体现的“去中心化”价值特别珍视。“矿工派”则主要受经济利益驱动,他们看重的是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比特币的价值越来越高,因此从挖矿中可以赚到的利润也越来越多。

在两个不同目标的影响下,两大阵营就比特币的发展方向产生了不少分歧。一个关键的分歧点在于:是否要增加比特币区块链的信息容量。

2009年,比特币刚诞生时,其区块链没有容量限制。由于在比特币交易中,每位用户需要下载整个区块链的信息。交易历史越长,转手次数就越多,需要下载的信息量也越大。因此那些电脑运行速度比较慢的用户,其通过比特币进行交易的方便性大受影响。

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比特币的“码农董事会”修改规则,将每个区块链的容量限定为1M。

基于1M的区块链容量,比特币全球网络能够处理的支付速度为每秒4~7笔。这个速度在比特币还没有火的时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支付时,这个区块链容量就成了支付瓶颈。有时候,用比特币完成一笔交易需要等上几十分钟,甚至数天。如果我们看其他支付形式,信用卡VISA处理的交易速度容量为每秒2000笔。与之相比,比特币的交易处理效率相形见绌。

针对这个问题,比特币网络内部经历了旷日持久的争论。“矿工派”认为应该扩容,把区块链的容量限制提高。“码农派”则认为,区块链容量越大,挖矿需要用到的设备算力越强。如果大幅度提高扩容,会导致全世界的“挖矿产能”都集中在几个算力比较强的矿池,和创始人一开始倡导的“去中心化”思想背道而驰。

经过多轮讨论,两个派别无法达成妥协。2017年8月1日,一部分“矿工派”宣布推出新的比特币币种,叫做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比特币现金(BCC)和比特币(BTC)的主要区别就在于,比特币现金的区块链容量被升级到8M,是原来比特币的8倍,因此交易量的处理能力也得到大大增强。

目前在市场上,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同时存在并且交易。由于是新生事物,比特币现金的市值要比比特币小很多,大约为比特币的市值的1/10左右。但是在所有的虚拟货币排行榜中,比特币现金的市值排到第四位,因此也不容小觑。

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这场“家庭分裂”,值得广大对虚拟货币感兴趣的读者关注。首先,比特币现金的出现,可以被解读为一种“印钱”行为(假设其为一种货币)。没有政府和央行的管制,民间团体在一夜之间从无到有印出一大笔“钱”,这种现象是否能持久,印出来的“钱”到底有没有价值,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其次,两大派别的纷争导致了比特币现金的诞生,那么在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多的纷争导致更多的比特币其他分叉(Fork)出现?相信没有人能够保证这样的事件不会重演。这对于比特币的公信力和价值会产生何种影响?

这些问题,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但值得我们大家深思。

在访谈节目的最后,我问Nathaniel Popper有什么建议或者想法要和中国的读者朋友们分享。Popper说道:我是一名记者,就比特币这个问题做了不少调查工作。但我本身并不是比特币的投资者,也没有从中赚钱。在我看来,我们的公众应该多了解比特币背后的技术革命和创新。比特币现象引发出了很多投机现象,包括不少欺诈行为。投资者应该加强学习,睁大双眼,不要成为这些欺诈活动的受害者。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是《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的作者。

伍治坚和Nathaniel Popper的访谈录音(英语)在喜马拉雅FM/蜻蜓FM/Itune播客“伍治坚证据主义”栏目中。

数据来源: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379556/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