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750亿:PM2.5浓度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造成的医疗成本

750亿:PM2.5浓度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造成的医疗成本

记得前几个月我去伦敦出差,在出差期间见了一位从北京去伦敦工作的朋友。他本来在中国某大型国有银行总行(北京)工作,后来主动要求外派伦敦。事实上他在伦敦的薪水和北京差不多,而且还要负担老婆和孩子的生活费,因此能够存下来的储蓄反而更少。

我问这位朋友,既然经济上没有什么大的好处,为什么如此折腾要离开总行,主动要求“下放”?要知道,北京户口可是很值钱的呢。

他说,有一天我从家里起床,拉开卧室窗帘往外看的时候,发现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大雾天,连楼下的小区门岗都看不见。我孩子的肺功能不太好,每逢雾霾天,孩子就开始连夜咳嗽睡不好觉。有时候我们需要半夜爬起来把孩子送往医院急诊室,去排队打点滴。大人和小孩经常被搞得精疲力尽。这些因素让我最终下定决心,钱是第二位的,孩子的生命和生活质量更加重要。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位朋友,一个非常能干的全职妈妈。她们家原本在上海,后来也是因为孩子有过敏性哮喘,在秋冬两季经常连夜咳嗽,三天两头跑医院。终于有一天,这位全职妈妈忍无可忍,决定带着孩子“移民”海南岛。虽然老公由于工作原因不能一起跟过去(总要有人赚奶粉钱啊),但至少孩子的病情有很大改善,也算没有白费这么多周折。

中国一些城市中的大气污染情况,已经影响到了千千万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像上面提到的“逃离北上广”的例子,毕竟属于少数,因为至少家里要有可靠的经济实力。更多的中国人,只能选择在自己的城市中戴着口罩生活。那些抵抗力不强或者运气不好的“老弱病残”,每逢雾霾盛行,就变成了大气污染的“牺牲品”,频繁的光顾各种医院和诊所。

根据美国康奈尔大学查理斯·戴森应用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李善军先生的研究(Barwick et al, 2017)显示,我们大气中的PM2.5浓度,平均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那么中国人就会为此多付出每年750亿人民币的额外医疗费用。

要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我们需要先来客观的分析一下中国的大气污染程度。

上图来自于李善军教授的研究论文(Barwick et al, 2017),显示的是2013~2015年中国主要城市的平均PM2.5浓度。

在美国,如果一个城市平均的PM2.5浓度超过12微克/立方米,那么该城市就可以被认为存在大气污染问题。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绝大部分的城市(特别是在东部和北部),都有不同程度的大气污染问题。污染最严重的是山东、河北、北京、江苏、河南、湖北等省市,其平均的PM2.5浓度在70~90,甚至更高。有时候大气污染严重的那几天,PM2.5浓度爆表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平均来讲,南方的情况要比北方好不少。这也是上文中提到的朋友决定“移民”去海南岛的原因所在。

很多读者朋友们肯定很好奇,这个750亿元的数字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李教授在访谈中介绍说,他们的研究主要基于中国消费者在医疗机构通过信用卡/借记卡消费的一个大数据库。研究人员将中国每一个主要城市每一天医疗部门产生的费用,和这些城市每天的污染程度(PM2.5浓度)进行关联,得出两者之间的一个函数变化关系。该函数关系体现的是,过去一段时间某城市的污染程度,对于今天该城市中市民在医疗上的开销的影响。

基于该函数关系,李教授和其他几位共同作者通过测算得出,中国各大城市的PM2.5浓度,每下降10微克/立方米,每年可以节省大约750亿元的医疗开支。换句话说,PM2.5浓度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的话,中国人就会为此每年多花费750亿元的医疗开支。

值得一提的是,雾霾对于人的健康程度的影响,主要可以分为“短期”和“长期”两大类别。

从短期来看,雾霾天对于广大市民的健康开支的影响,和时间有很高的相关性。比如在污染严重,PM2.5爆表的那几天,医疗机构的消费记录有显著上升。这种短期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下降。比如在雾霾天发生了一个月后,医疗机构的消费记录上升就没有那么明显。在三个月以后,几乎看不到雾霾天对于医疗消费的影响作用。

但是从长期来看,如果我们经常生活在有明显污染的大气环境中,一些重大疾病(比如肺癌等)的发病概率,和死亡率也会上升。李教授的他的共同作者的研究论文,只是研究了雾霾对我们造成的短期医疗开支影响,还没有包括长期影响。不难想象,如果我们把长期健康影响也考虑进去,那么每个中国人因为大气污染而付出的医疗费用将会更高。

李教授和共同作者的研究显示,为了治理大气污染,中国政府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别花了50亿和100亿人民币。虽然50亿和100亿人民币看上去是很大一笔钱,但如果想要彻底整治大气污染问题,这些投入可能还远远不够。

李教授的研究,也帮助我们政府在决定整治环境污染问题上的投入量算了一笔经济账。这每年750亿元的费用开支,仅仅是环境污染造成的短期医疗成本。因此政府在整治环境污染上的投入,即使达到750亿,也还是有净回报的(因为还没有算上对人的长期死亡率的影响)。中国在应对环境污染上的投入,应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在此,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可以看到更多的蓝天,呼吸到更新鲜的空气,享受到更好的环境质量。

【伍治坚和美国康奈尔大学查理斯·戴森应用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李善军先生的对话录音(中文),在喜马拉雅FM/蜻蜓FM/荔枝FM中“伍治坚证据主义”节目栏下可以找到。】

伍治坚是《小乌龟投资智慧》的作者。

数据来源:

Panle Jia Barwick, Shanjun Li, Deyu Rao, Nahim Bin Zahur, Air Pollution, Consumer Spending and Willingness to Pay for Clean Air, July 2017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