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如何解决排长队问题:让后来的人排到前面去?

如何解决排长队问题:让后来的人排到前面去?

假设在非洲的某一个村庄里,只有一口井。每天在井口排队接水的人都很多。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接水的队伍变得短一些?

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Steven Landsburg指出这样一种方法:让村长规定,晚到的接水村民,可以排到队伍的前头去接水。

举个例子来说,假设你在队伍里排了两个小时,眼看快轮到自己了。这时村头的王二来了。他可以直接排在你前面,比你先接水。

在这种制度安排下,就没有人愿意排队,因此也可以解决接水队伍太长的问题。

我知道很多读者可能会说,这个方法有点太“奇葩”了吧。事实上,在Landsburg写的几本经济学著作中,举了很多类似的“烧脑洞”例子。

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位教授。Steven Landsburg是美国罗切斯特大学(Rochester University)的经济学教授。他曾经出版过多本和经济学有关的书籍,比如The armchair economist(《扶手椅子中的经济学家》),More sex is safer sex(《反常识经济学》),The big questions(《大问题》)等。

在“伍治坚证据主义”专栏对话节目中,我和Landsburg教授就一些经济学话题,进行了一场非常有趣的对话。

在上文提到的那个排队接水的例子中,我问Landsburg教授让后面到的人排到队伍的前面去接水,让人感觉有违公平。是否可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比如像迪斯尼乐园那样收“快速通道费”。那些付了“通道费”的村民,可以随时插队接水。而其他没有付费的村民,则需要在长长的队伍里慢慢等。

Landsburg教授表示赞同。他提到,在他原来提出的“插到队伍前列”的建议里,并没有考虑“可以收费”这个选项。如果通过收费可以甄选出对水有更强烈需求的那部分村民(所谓的价格信号),那么这是一个更好的办法。同时,他提出的方案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队伍太长”这个问题,“是否公平”或者“对谁公平”并不在该方案的考量范围之内。

在Landsburg教授的书中,他还提到另外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在美国,有很多研究显示,身高比较高的人,平均收入要比身高比较矮的人更高,在各种公司和机构中的职位级别也要比矮人更高。比如如果你去分析历史上的美国总统,或者福布斯世界500强的大公司CEO,不难发现他们都符合一些共同的基本特点:身材高大,面容姣好,高度自信。

因此大家免不了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是不是身高越高,智商越高,能力也确实越强?

Landsburg教授的研究发现,那些在高中以前身高不算出众的孩子,他们成年后的收入水平并不比其他“矮子”更高。只有那些在小时候就明显比其他同学高出一截的孩子,他们成年以后的收入水平才比其他人更高。

这个研究发现说明,长得高本身,并不一定是造成这些高个子收入高和职位高的主要原因。更关键的原因,是在少年时期长得高给孩子带来的自信程度,从此伴随他一生征服更多的挑战,取得更大的成就。

在美国,关于如何判断一位总统是否称职,有非常多的争论。

Landsburg教授在书中指出,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值得考虑,那就是衡量某位总统任期内全国平均地价的变化情况。背后的逻辑是:如果一位总统做的工作非常出色,应该会吸引全世界更多的移民涌入美国,这样就会导致美国一些地方的地价和房价开始上升。

反过来,如果总统的工作非常糟糕,那么大家都会选择“用脚投票”,主动离开美国。这样其地价和房价就会下跌。因此,综合全国各地的地价变化情况,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衡量该国总统的工作出色的程度。

Landsburg教授也指出,在每四年举行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参加选举投票的人数越多,未必是件好事。这主要是因为,要想做出比较理性的投票决定,需要选民花一定的时间去了解不同候选人主张的政策倾向,他的宣传是否可信,他的承诺是否现实等等。

有很多选民,在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时,压根没有做这些“功课”。他们可能就是因为候选人的形象,或者几句诱人的口号和标语而做出选择。在这样的情况下,全民投票选举未必能选出最有能力和合格的候选人。

这个问题在最近几年变得更加严重。

如上图所示,在过去10年,选择相信“主流媒体”的美国民众越来越少,这个现象不管在民主党支持者、共和党支持者、或者独立派选民中都比较一致。由于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的普及,现在大家要想获得信息并不是一件难事,在手掌上点击几下就能阅读到数以千万计的各种报道。对主流媒体持怀疑态度也不是大问题,但问题在于目前还没有可以取代传统主流媒体的更信得过的信息源。这就导致社交网络上各种假新闻满天飞。在假新闻的影响下,选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筛选和排查各种信息以帮助自己做出理性的判断,而很多人可能没有时间去做这些“功课”,因此更容易做出非理性的投票决定。

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也发生了类似的问题。在脱欧公投结束后,有不少民众表示后悔不已,希望可以再投一次来改变自己的决定。像这种“不合格”的投票群众,限制和拖累了健康的民主制度建设,是一个大家都需要正视的问题。

在实际生活中,有很多类似于上文中提到的例子,背后隐藏着让人“脑洞大开”,甚至有违“常识”的经济学逻辑。在我和Landsburg教授的访谈中,我们还谈到很多其他例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收听访谈录音得到更多有趣的发现。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不少读者向我们反映,希望我可以在网上开设一门公开课和大家交流金融投资方面的心得。因此我的团队正在考虑,是否要为大家设计并提供这样一门网上投资课。如果您对课程有兴趣,或者对于课程的内容和形式有任何建议,请联系我们的公众号(woodsford)告诉我们。】

【伍治坚和美国Rochester大学Steven Landsburg教授的对话录音(英语),在喜马拉雅FM/蜻蜓FM/荔枝FM中“伍治坚证据主义”节目栏下可以找到。】

伍治坚是《小乌龟投资智慧》的作者。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