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硅谷价值:天使还是魔鬼

硅谷价值:天使还是魔鬼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硅谷,孕育了成千上万的各种高科技企业,成为各国政府羡慕和模仿的对象。在全球科技界呼风唤雨的那些科技巨头,比如谷歌,苹果,Facebook, 特斯拉,Intel等等,其公司总部都设在硅谷。硅谷所有的人口中,大约45%有大学本科以上的学历,而全美国该比例为28%。毫不夸张的说,硅谷每平方公里的科技含量和科技人才数量应该是全球最高的。

硅谷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殊的地方?全世界好多国家都模仿硅谷建立自己的科技园区,但是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和硅谷匹敌。这背后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今天就这个话题,我想和大家谈一谈“硅谷价值”。

什么是硅谷价值?可能每个人对此都有不同的定义。让我们先来引用一些“硅谷客”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硅谷著名的投资人,Paypal的联合创始人之一,Facebook最早期的投资人之一,书本《零到一》的作者Peter Thiel, 在多次场合公开表示:在硅谷,政府是一个罪恶的名词。也就是说,对于Peter Thiel来说,硅谷价值代表着突破政府管制的束缚,追求更大的自由,用科技革命来颠覆旧的秩序和传统。

硅谷的另一天使投资人,Tim Draper, 在接受BBC采访时也说:我认为政府在很多方面成为我们进步的阻力。他们(指政府)在创造就业方面帮了倒忙。他们说他们花很多精力去帮助那些穷人,但是从效果来看,政府的干预反而制造了更多穷人。可见,这位硅谷朋友对于政府也是非常不待见的,简直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硅谷创业型企业优步(Uber)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说:政府管制对创新不利。要跟政府的法律法规打交道非常费时费力。事实上,Kalanick的创业之旅本身就是一部反政府管制的教科书。他创办的优步在极大程度上打乱了原来每个国家和城市依赖的传统的出租车交通模式,给整个行业以及交通管制部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优步的巨大的争议性恰好也是上面提到的“反政府”的硅谷价值最好的一个注脚。

硅谷价值和政府的这场“大战”,值得我们关注。在这里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个具体的案例,来仔细研究一下这其中涉及的各种问题。

Airbnb, 空中食宿,是一家典型的硅谷颠覆型企业。Airbnb创造性的让每个人可以自由出租自己的住房,甚至只是客厅里的一张地铺,从而将共享化经济发挥到了极致。从消费者角度来说,他们可以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居住各种不同的住所,领略不同的风情。而对于房东来说,他们则可以收到一些额外的房租。这样的科技创新难道不是给大家带来了共赢的局面么?

但是表面上看似共赢,底下却暗流涌动。Airbnb在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的同时,也开始受到各方面的质疑。质疑的焦点在于:Airbnb是否应该受到政府的管制?而产生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条:

1)房地产泡沫

拜Airbnb所赐,某些地区的房租上升极快,开始有了房地产泡沫的迹象。

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是全球著名的旅游胜地。在巴塞罗那城中,有一个地区叫做Gracia,受到很多短期旅客的青睐。上面的这张告示写着:在Gracia的那些短期旅游公寓房正在伤害我们当地的社会文化凝聚力,并且引发了房地产投机风。很多当地的居民被逼搬出了他们的家乡。

上面这张图对比的是巴塞罗那和西班牙全国平均房租的价格变化。在2013年以前(即Airbnb开始在西班牙开通的年份),巴塞罗那的房租变化和全国平均房租变化基本同步,两者大致上同升同降。但是在2013年以后,两者之间开始有了明显差别。巴塞罗那的房租要比全国平均坚挺很多。

当然,这样的变化可能需要一分为二来看。从巴塞罗那的房东角度来看,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因为Airbnb帮助他们招徕到了更多的国际游客,抵挡了经济萧条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对于收入比较低的靠租房过活的当地人,这样的变化不啻为双重打击:经济不景气,工作比较难找,而房租不降反升,因此有些人只能被迫搬出原来的居住地。

巴塞罗那市长,Ada Colau女士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她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对Airbnb采取任何政府管制,而事态的发展有可能会失去控制。在上一次的房地产泡沫危机(注:指西班牙在欧债危机时经历的房地产泡沫破裂)中,由于我们的短视造成了严重后果。这次我们应该吸取教训,防止再次犯相同的错误。

2)新瓶装老酒

Airbnb对外宣传的卖点是,他们给用户带来非常不同的特殊体验。正如上面那张Airbnb的宣传照片里面写的:“欢迎回家”。因此Airbnb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帮助旅客寻找度假酒店的旅游网站。

但这个宣传和事实并不一定相符。

比如上图显示的是巴塞罗那的酒店和Airbnb列出的供短租的房屋的地图。巴塞罗那的酒店在上图中由蓝色小点表示,而Airbnb的短租房则由上图中的黄色小点表示。我们可以看到,事实上两者的地理位置是高度重合的。也就是说,去租Airbnb短租房的国际游客,他们感兴趣的正是那些靠近旅游景区的房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Airbnb增加了景区供出租的房屋的供给,对酒店业形成了直接竞争,和所谓的体验”回家“的感觉关系不大。

同时,由于来订购Airbnb的国际游客大多只会说英语,因此能够招徕到这些游客的Airbnb房东也属于那些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英语比较流利的中上阶层。同时这一阶层通常来说孩子比较少,房子比较大(因此有多余的房间可以出租),而普通的巴塞罗那草根阶层(比如那些不会说英语的西班牙当地人,以及住房本来就很拥挤的普通人)很难去把握这样的商机。Airbnb的盛行,无形中将社会中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了。

3)偷税漏税

如果在Airbnb上面列出自己的房子供短租,是否需要上税?事实上这是一个有很大争议性的问题。因为如果是传统的房东,或者酒店,他们都需要上税。但是如果打着共享经济的招牌在Airbnb上面出租自己的房间或者公寓,那么房东就不需要上税。由于这个法律上的漏洞,导致很多人产生一些房东利用Airbnb去偷税漏税的担忧。

根据Airdna网站的数据统计,在巴塞罗那大约共有18,000多个房东在Airbnb上面出租他们的住所。但是其中只有一个住所的房东仅8,000个左右。换句话说,这18,000多个房东里,超过一半有超过一个房屋列在Airbnb上面进行出租。如果我们假定出租的房屋超过一间的房东为职业房东,那么显而易见的,Airbnb上面有如此多的“职业房东”,其背后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偷税漏税。

对于这样的现象,巴塞罗那当时市政府的最新举措是:规定所有的短租房都必须将租客信息上传到政府网站进行注册,同时政府开始禁止私家住宅用于短租。Airbnb由于违反了这项规定,被加泰罗尼亚当地政府罚款三万欧元。

Source: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4/jul/07/airbnb-fined-illegal-tourist-lets-barcelona-catalonia

通过上面的分享,我相信大家可以开始理解我在本文一开始说的”硅谷和政府之间的大战“所涵盖的意义了吧。事实上每次带有革命性的科技创新,给我们带来的不光是更高的生产力,同时也是对本来的经济规律和社会秩序的一场挑战。优步和滴滴出行的流行是另外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通过拷贝优步的商业模式,滴滴出行成为了中国网召用车市场里的佼佼者。从共享经济角度来看,滴滴出行让每个有车一族都可以当一回出租车司机赚取外快,大幅度增加了消费者的选择空间,缓解了在交通拥挤时段出租车不够用的瓶颈。所以从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但是在这共赢的表面光鲜之下,也有很多令人担忧的地方。比如说,滴滴出行本身并不是一家非常大的企业,根据媒体报道,滴滴出行的员工总人数在5,000人左右(http://tech.ifeng.com/a/20160518/41609961_0.shtml)。但通过滴滴出行提供招车业务的司机数量,则是百万级别的。也就是说,绝大多数通过滴滴出行提供服务的司机,并不是滴滴出行的员工。

这样的安排极大的节省了公司的费用,提高了效率,但同时也带来一系列问题。首先是,这些司机由谁去管?在传统的商业模式里,出租车司机上岗需要通过一定的考试,出租车公司会帮他们购买保险,万一出了什么事故之类,出租车公司有一定的管理责任。如果乘客在车上丢失物品,或者想要投诉,都可以直接找出租车公司联系。但是滴滴出行的商业模式颠覆了这一安排,因为通过滴滴出行提供服务的司机都是临时工。那么他们的责任由谁去定义?万一出了事故谁来负责?这些司机上岗前是否需要通过一定的资质考试?这些问题都是有关部门需要面对的新挑战。在这场“针对出租车司机的革命”中,虽然消费者们享受到了一定的好处(打车更方便了),但是他们也付出了一定的成本,在某些极端情况下甚至降低了自己打车的安全性。

第二,谁来保护司机们的权益?从本质上讲,滴滴打车的注册司机们打的都是零时工。他们没有保险,没有稳定的用工合同,没有四金。因此消费者可以享受到比较廉价的打车服务的另一面,是这些临时司机愿意以小时工的身份向他人提供开车服务。当然从自由市场角度来看,很多人会觉得这种情况只是一个简单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现象,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也有充分的历史证据显示,完全忽略劳动力的劳动环境和待遇,只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作为唯一商业目标的做法,也会导致很多不良的后果,比如资本对于劳动力越来越悬殊的谈判优势,以及社会公义和和谐被牺牲掉的代价。

那么通过科技革命来颠覆旧的经济秩序的硅谷价值,能不能和政府和谐共生呢?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另一个例子:Premise。

Premise也是一家硅谷的新创企业。该公司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比如上图中显示的尼日利亚,越南,印度,巴西等国)。这家公司的目标是将科技的力量和发展中国家的众多人口数量相结合,去收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Premise和上面提到的那些硅谷企业的一个很大的不同是:Premise并没有将政府视为”革命“的对象。相反,Premise的商业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和政府的有效合作。

举个例子来说,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Premise在东非做的一个项目。地图上显示的是在东非一个村庄里通电和没有通电的家庭。这样的信息对于当地政府来说应该有非常大的价值。

在巴西,Premise让手机用户去各地的超市里把各种商品的价格用照片拍下来,然后上传到Premise网站。Premise根据这些用户上传的信息,编制巴西当地的物价指数。上传这些照片的用户,每个月大约需要花十小时去拍摄这些照片,同时可以获得大约100美元的报酬。对于这些低收入家庭来说,每个月100美元的报酬,对于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应付必要的生活开支很有帮助。

Source: http://www.wired.co.uk/article/premise-app-food-tracking-brazil-philippines

结论

科技革命可以是把双刃剑。如果运用得当,科技革命能够极大的提高生产力,改善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但如果运用不当,或者不加限制,那么科技革命有时候也会带来意料之外的负面作用。硅谷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有反对政府管制,通过科技革命去颠覆旧有的社会秩序的基因。这样的颠覆,是一种压力,强迫政府去进行改革,跟上时代的步伐。但如果任其发展,其造成的社会影响也可能过于剧烈,让一些群体(比如出租车司机)难以适应,成为这场游戏的输家。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鼓励科技变革的同时,合理的控制其对于社会造成的过于剧烈的撕裂性影响。这方面政府的管制应该不可或缺,需要发挥重要的作用。同时政府部门也需要与时俱进,不让自己成为时代进步的绊脚石。硅谷的革命者们和世界各地的政府,只有互相合作,才可能实现双赢,通过科技创新来为我们人类增加更多的福利,并避免由于科技革命而出现的赢家通吃,贫富差距加剧拉大的极端后果。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想要获取更多投资知识和信息的朋友们,可以关注以下渠道:

一、网络公开课

(1)小乌龟资产配置:该课程适合想要完整学习金融投资知识的大学生和刚工作两三年的年轻读者,以及想要自己动手DIY资产配置的投资者。

(2)小乌龟学基金:适合对购买基金感兴趣的广大基民。分析的基金包括:国内公募基金(历史10年以上,资金管理规模10亿人民币以上)、QDII基金、香港内地互通基金,以及海外基金等。

二、投资书籍

(1)《小乌龟投资智慧1: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

(2)《小乌龟投资智慧2:投资丛林生存法则》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