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什么仇什么怨?中国放假美国放火!山姆大叔到底想干啥

什么仇什么怨?中国放假美国放火!山姆大叔到底想干啥

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在Hudson Institute发表了一个充满火药味的公开演讲。这个演讲,非常特别。因为整个演讲的中心思想,就是:中国正在“全方位”的干涉美国内政,挑战美国,但是美国不会害怕退缩。

该演讲的原文链接,在本文最末的参考资料下。今天这篇文章,主要来和大家讲一讲:为什么彭斯会在这个时候发表这么一个极富攻击性的演讲?背后的考量有哪些?

一、美国中期选举,两党胶着。

在目前的美国,共和党可谓“一手遮天”,控制了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同时,共和党离确定另一名保守派高院大法官(Brett Kavanaugh),仅咫尺之遥。如此“一边倒”的权力优势,在美国政坛几十年来,是第一次出现。

但是,在这“盛世之下”,却有很多“暗流涌动”。2018年11月,美国参众两院进行中期选举。目前的民调显示,两党在很多选区的候选人民意支持非常接近。即使在一些南部传统的“红色州”共和党票仓,民主党候选人也不输给共和党候选人。

特朗普曾经的智囊,史蒂文·班农(Steve Bannon)多次在公开场合指出,这次的中期选举,是对特朗普的一次信任投票,特朗普绝对不能输。因为如果在中期选举后,参院被民主党控制,那么特朗普就有被弹劾的危险。

在班农看来,美国目前处于非常分裂的状态,左派和右派互不兼容。这种现象,甚至在中文媒体上也可见一斑。任何一篇对美国政治形态的分析文章,其下面的评论,往往两极分化。要么热烈鼓掌,要么愤怒谩骂。左派和右派,互相视对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按照班农的逻辑,特朗普和共和党要想在中期选举中获得胜利,就需要唤醒更多的右派民众,鼓励他们去投共和党一票。唤醒并激励右派民众去投票的主要策略,就是要反复强化共和党的宣传口号:美国第一,将制造业工作机会带回美国,让美国在国际贸易秩序中不再吃亏。

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往往是其国内政策的延申。国际上的敌人,往往是国内矛盾的输出对象。基于上面提到的因素,美国需要一个“敌人”。中国,成了共和党和特朗普选择的对象。

二、特朗普: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面对的政治形势,是“一胜百胜,一输百输”。

美国在2018年第二季度的GDP增速,达到了4.2%。失业率,创下了20年来的新低:3.9%。美国的股市,创下了历史新高。这些条件,对于特朗普在2020年连任成功,都非常有利。

但是,特朗普也有不少麻烦。穆勒对于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就像一个慢慢收紧的笼子,随时可能终结特朗普的政治生涯。特朗普以前的竞选经理(Manafort)和个人律师(Cohen),都已经认罪。他们供出了多少对特朗普不利的证据,对于特朗普来说始终是一个悬在头顶上的利剑。最近,《纽约时报》爆出特朗普父亲(Fred Trump)涉嫌逃税高达5亿美元的丑闻,甚至可能引发FBI调查。

只要特朗普还是美国总统,那么这些指控,就都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如果特朗普无法获得连任,或者被中途弹劾,那么特朗普家族,就可能遇到很大的麻烦,甚至可能入狱吃官司。

所以,对于特朗普来说,这是一个“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博弈。如果需要铤而走险,甚至需要某一个外国开战,他也可能在所不惜。

三、中国基于中美贸易战的应对,触动了特朗普的基本盘。

特朗普上台之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是“重建全球供应链”。就是说,推翻以前基于多边贸易谈判的国际贸易组织(WTO)和规则,转而和各国进行双边贸易谈判,重新书写贸易法则。

这个策略,在和除中国以外的一些主要贸易国的谈判中,都取得了显著效果。比如美国陆续和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国达成了新的贸易协定,并且很快会和韩国和日本达成新的自贸协定。

但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中国,是块难啃的骨头。中国政府,未必会像其他国家政府那样,屈服于美国的淫威。到目前为止,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双方似乎都没有服软和妥协的迹象。

关键在于,中国在对美国征收“报复性”关税时,没有采取“广撒网”的大范围关税征收策略,而是“精准定位,定点打击”。主要集中攻击特朗普的基本盘。

如图所示,到目前为止,美国受到中国关税影响最大的五个州,有四个都是共和党的票仓(红州):阿拉斯加、阿拉巴马、路易斯安那、南卡罗来纳,只有第五名是民主党州(蓝州,华盛顿州)。

就是说,中国征收的报复性关税,主要针对特朗普的支持者。联想到美国即将到来的11月份中期选举,这恐怕就是彭斯所说的“中国通过影响美国选举,干涉美国内政”的由来。

四、中国对于美国的挑战,让美国不安。

彭斯在演讲中提到:

“在过去17年,中国的GDP上涨了9倍,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强国。中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美国。就像特朗普所说:在过去25年,我们(指美国)重建了中国。

去年(指2017年)12月,特朗普总统发布了“国家安全策略”。在该“策略”中,特朗普总统将现在的新时代定义为“大国竞争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一些外国试图扩大他们的区域和全球的影响力,挑战美国的领导和既有的国际秩序。

中国政府提出的“制造2025”计划,涵盖了世界上90%的高精尖行业,包括机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北京通过“债务外交”(注:指一带一路)手段,在全世界范围增加她的影响力。”

特朗普提到的和美国进行竞争的“大国”,主要指的就是中国。我们可以简单看一下其他几个大国的情况。俄罗斯,其经济实力大不如从前,在美国主导的国际制裁下苟延残喘。欧盟,刚刚走出欧债危机,元气大伤,同时被英国脱欧和难民涌入搞得焦头烂额。日本,从来都是美国的小跟班。因此,有实力,并且有胆量和美国叫板的,就只有天朝了。

中国之前的外交策略,主要以“韬光养晦”为原则。但是最近10年,“韬光养晦”的指导方针,逐渐被“有所作为”代替。因此,美国的“鹰派”,始终对中国的崛起充满敌意,想要通过各种方法遏制或者削弱中国。

五、美国的不安,根源在于其内部矛盾的激化。

美国的内部矛盾,主要体现在中产阶级的没落,和贫富差距的急速扩大。

在过去二十多年,全球绝大部分国家的平均关税都在稳步下降,产品和服务的跨国贸易量不断上升。但问题在于,更多的全球贸易带来的好处,主要被发展中国家(制造商和出口国)和发达国家中的资本所有者(跨国企业高管,拥有大量股票的超级富豪)获得。美国的不少中产阶级,反而成了全球贸易的受害者。因此他们对于贸易自由的敌对态度,就不那么难以让人理解了。

事实上,美国中产家庭的收入上不去,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

如上图所示,2016年,美国一个普通家庭的年收入(中位数,扣除通胀后)为59,000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40万元左右)。早在1999年,当时美国普通家庭的年收入,就已经到了这个水平。也就是说,在1999~2016年长达18年的时间里,美国普通家庭的收入没有发生任何增长。

现在回过头来看,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可谓是世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一道分水岭。一方面,在欧美发达国家,大部分的中产阶级都深受打击。有不少民众甚至在被单位解雇以后,不得不在50多岁,甚至60多岁重新开始找工作,二次就业。但另一方面,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中国在2008年的GDP增速为9.7%),也没有发生像欧美那样的大面积失业潮。因此在2008年以后,发达国家里的中产阶级民众,和发展中国家民众的收入增速之间的差距,进一步被拉大。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陆续发生了”茶党运动“,”占领华尔街运动“,都是中产阶级对现状极度不满的集中体现。在他们看来,危机的始作俑者,华尔街的大银行高管们,不但没有像其他民众那样深受金融危机之苦,反而获得政府的大额补助,还能继续拿着天价高薪享受生活,”马照跑,舞照跳“。如此鲜明的反差,催生出了各种比较极端的民间思潮和团体。

从这个方面来说,美国中产阶级的不满,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积累多年的不满,在2016年集中爆发,导致了让人大跌眼镜的竞选结果。

总结

综上所述,美国社会,正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最近几年,我们看到美国出现的“民粹主义”和“排外主义”运动,并非来自于无本之末,而是有着深刻的经济和历史原因。美国对于中国的贸易战和步步逼近,是其国内矛盾的延申。

从2001年算起,在21世纪的头20年里,美国正在衰落。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由于美国本来的基础好,实力强,因此我们这里说的衰落,主要还是和美国自身的历史相比。在同期,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军事、文化、国际影响力等各方面都取得了明显进步,和美国的差距缩小了不少。

中国的崛起,符合历史趋势,不可逆转。在老二向老大发起的时候,很自然的,老大会感到不安、受威胁,开始有过激反应,甚至主动挑衅。从二十世纪初以来,美国作为世界头号经济和军事强国,已经持续了100多年。美国能否接受另一个国家比她更强?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如何妥善处理和过去百年的老大的关系,继续完成自己的民族复兴之路?这些问题,都需要大智慧来解决。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点击此处:伍治坚证据主义小乌龟投资智慧

参考资料:

麦克·彭斯演讲稿:https://www.hudson.org/events/1610-vice-president-mike-pence-s-remarks-on-the-administration-s-policy-towards-china102018

史蒂夫·班农采访录像(2018.8):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NiE0YIx5w0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