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一地鸡毛的英国脱欧如何收场?

一地鸡毛的英国脱欧如何收场?

2018年11月25日,欧洲联盟27个成员国在布鲁塞尔召开的特别峰会上,一致通过历史性的英国脱欧协议,历时已逾2年的英国脱欧事件似乎终于有了新的进展,即将迎来终审判决。但是,翘脚吃瓜的群众大可不必担心一场大戏就此谢幕,梅姨的麻烦不仅远未结束,更有另一出好戏还在等候开场。

(一)梅姨的麻烦

2016年6月,在就英国是否脱欧发起的全民公投中,51.89%的英国民众选择脱离欧盟。这个结果不仅让全世界大吃一惊,也让英国首相卡梅伦当即以辞职谢罪。随后,特丽莎·梅临危受命继任英国首相,从此开启了艰难又漫长的脱欧程序。该程序比较复杂的地方,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

1)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谈判:英国以何种形式退出欧盟,需要付出哪些代价?

2)英国国内的民意:是否脱欧以及如何脱离欧盟对于英国是最有利的?

经过两年的反复拉锯,目前,英国脱欧的最新进展是:

2018年6月26日,《退出欧盟法案》(European Union (Withdrawal) Act 2018)生效。根据该法案,英国将在2019年3月29日23时退出欧盟。

2018年11月14日,英国政府内阁批准了脱欧协议草案,即特丽莎·梅和欧盟谈判之后确定的协议草案。11月25日,欧盟首脑会议批准通过脱欧协议。

就下一步的发展来看,英国脱欧可谓“一地鸡毛”。为什么这么说呢? 请看下面的时间表。

脱欧协议草案的主要内容包括:2019年3月29日英国正式“脱欧”后,有21个月的过渡期;英国在过渡期内仍继续留在欧洲共同市场与欧盟关税同盟内享受贸易零关税待遇;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不会设立硬边界,但英国必须接受北爱尔兰将在某些特定政策领域遵守欧盟规则;英国将支付欧盟一笔约为500亿欧元的“分手费”,并且英国在过渡期间将支付欧盟年度费用,但没有投票权。

2018年12月,英国议会将针对该草案进行投票表决。麻烦的地方就在于该草案很可能无法通过英国议会表决。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来为梅姨算笔账。

首先,英国议会一共有650个席位。要想通过草案,梅姨大约需要得到320个赞成票。

然后,目前的英国政府由特丽莎·梅领导的保守党(316席)和北爱民主统一党DUP(10席)联合组成,共占议会中的326席。在野的最大反对党是工党,共有占议会中的257席。

其中,北爱民主统一党,DUP,已经明确表示不支持特丽莎·梅的脱欧草案。因此,这10票可以扣除。

而在特丽莎·梅领导的保守党中,有大约58名议员属于“硬脱欧派”,主张完全彻底脱离欧盟,因此他们不太会投赞成票。在此扣除58票。

另外还有14名保守党议员主张“不脱欧”,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因此他们也不会投赞成票。在此再扣除14票。

这样,梅姨在自己人中间能够争取到的赞成票为:326 -10 - 58 - 14 = 244票。

因此,离320赞成票通过草案,梅姨还需要:76票。

好在有一部分属于在野的工党的议员支持特丽莎·梅的脱欧草案。也就是说,特丽莎·梅最后要通过该草案,需要指望其竞争对手工党的支持。但是,究竟有多少工党议员会投票支持死对头保守党的这项草案,谁又能保证呢?这恰恰是让英国政府最头疼的问题所在:该草案到最后能否通过,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二)通过与不通过的无数可能

接下来,我们来分析一下,事件往下发展的可能性。

第一种情况,假设特丽莎·梅顺利获得她所需要的320票,英国和欧盟达成脱欧协议。

然后,该草案需要在欧洲议会简单多数通过。再然后,英国将基于该草案在2019年3月29日脱欧,并进入21个月的过渡期。

第二种情况,假设特丽莎·梅的草案无法在英国议会通过。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英国政府需要在21天以内提出新的脱欧草案。随着3月29日的“大限”越来越近,英国政府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时间压力。到时候如果还是不能在国内达成妥协,那么有可能会发生以下情况:

2.1 硬脱欧

硬脱欧的意思是,英国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在3月29日正式脱欧,和欧盟硬生生斩断所有自由贸易、人员流动、资本流动等关系。

2.2 举行第二次公投

目前,英国国内有一股民意,倾向于举行第二次公投。背后的推动力量主要是原来在公投中投了“留下来”的民众。在“留欧”派看来,目前的混乱局势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契机,可以把脱欧的趋势反转过来,让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内。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WhatUKThinks网站收集的网民意见。我们可以看到,在2016年,大部分的网民认为英国应该脱欧。但是从2017年开始,大部分的网民认为英国不应该脱欧。换句话说,有一些英国人可能后悔了,觉得自己投错票了。这让一些“留欧派”看到了希望。

2.3 和欧盟重新谈判

或者,梅姨也可以对欧盟提出要求,说之前谈的草案太过苛刻,在国内通不过,我们再谈。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的处境相对比较尴尬。这是因为时间在欧盟这一边,不在英国一边。因此,特丽莎·梅想要和欧盟继续谈判的话,需要首先延长谈判的时间,比如把“大限”从3月29日往后推。

当然,欧盟也不太会在自己占优的情况下主动妥协。因此,欧盟对推迟3月29日英国脱欧最后期限可能提出的交换条件是,英国举行第二次公投或者大选。这样,如果在第二次公投中“留欧派”胜利,那么就不存在所谓的最后期限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两年多的投票和谈判就白费了大家许多时间,英国还是留在欧盟之中,什么都没有改变。

2.4 大选

特丽莎·梅如果无法在限定的时间内“安内”,英国的议会通过对政府的不信任动议,或者有2/3的议员要求大选,那么英国提前举行大选也有可能。届时,又会有更多的可能性:保守党继续执政、工党上台、或者保守党/工党同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等,在此不再赘述。

综上所述,英国脱欧,远不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件,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素。

(三)脱欧公投的教训

站在第三方吃瓜的角度,冷眼旁观英国的脱欧闹剧可以让我们有不少感悟。

当初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为了在大选中获得更多的选民支持,对选民们夸下海口:如果选我做首相,就会在全国进行关于脱欧的公投。当时的卡梅伦信心满满,因为确信公投结果一定是“留欧”,所以胆敢夸下这样的海口。但在事后看来,为了赢得大选而搬出公投的“重器”,无疑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导致了最近几年英国的政坛乱象。

政客为了赢得选举,获得权力,往往采取短视的民粹政策。卡梅伦当英国首相时,发起了两个全民公投。一个差点把苏格兰分裂独立出去,另一个把英国带入了脱欧留欧的大混乱。

像“英国是否脱欧”这样的重大议题,通过简单的全民公投来决定,非常不妥。原因在于:

首先,脱欧涉及到很多技术性专业问题。而这些问题,很多普通老百姓几乎完全没有概念。举例来说,脱欧谈判中的焦点之一,是英国的北爱和爱尔兰之间的边界问题。由于爱尔兰是欧盟成员,因此如果英国脱欧,想要控制欧盟移民的流入数量,那么势必需要在北爱和爱尔兰之间树立一堵墙,进行严格的跨境通关检查。否则,所谓的脱欧是无稽之谈,表面上脱了,但事实上欧盟居民仍旧可以通过爱尔兰顺利无障碍进入北爱,并进入英国其他地区。同时,由于爱尔兰是欧盟的一部分,因此爱尔兰和欧盟国家之间的货物贸易,可以享受零关税自由流通。之前的大量货物,都是通过英国进入爱尔兰。一旦英国脱欧,爱尔兰如何再从欧盟获得她需要的各种产品?如果没有边界控制,欧盟的货物在英国脱欧后,是否依旧可以通过北爱零关税进入英国?如果人员和货物依旧可以通过北爱这个“后门”自由出入英国,那所谓的脱欧又有何意义?

历史上,北爱为了“脱英独立”,和英国持续了长达几十年的对立战争,造成很多平民的伤亡。1998年,英国、爱尔兰和北爱签署了《北爱和平协议》,确定了爱尔兰不再谋求与北爱尔兰统一。而作为回报,英国也确保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是“无障碍状态”,人员和货物可以自由通行。因此现在在爱尔兰岛内重新树立起边境之墙,就仿佛历史倒退,很不得人心。像这么复杂的问题,在完全考虑和分析清楚之前,就不应该贸然举行公投,导致目前的尴尬局面。

其次,类似“是否脱欧”这样的问题,在英国国内的意见几乎是对半开:一半民众支持,另一半民众反对。如果通过公投来决定政府的选择,那么到最后,无论哪方获胜,都会让另一半民众感到失望和愤怒。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公投更能分裂国家了。

英国的BBC就脱欧问题采访了北爱的几家大型企业。其中一家农产品加工企业偏向留在欧盟,因为他们要向欧盟出口农产品,如果硬脱欧的话,会增加贸易壁垒,可能失去最大的出口市场。而另一家主要以欧盟外的市场为目标的医疗企业,由于留在欧盟内没有贸易谈判的自主权,因此希望尽快脱离。这些企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根本没办法协调。所以即使再举行N次公投,利益决定了他们鲜明的立场,而且注定不管脱不脱欧,其中一方肯定会遭受损失,大失所望,甚至出离愤怒。这个具体的案例,反映了脱欧这个问题的敏感程度,以及不适合通过公投来解决的性质。

如果英国就脱欧问题举行第二次公投,则更会让人感觉“错上加错”。这是因为,首先,之前支持脱欧的民众感到自己被欺骗了:原来另外一方输了以后,还能作弊再试一次。那么第二次如果投票结果为“留欧”,原来支持脱欧的那部分力量能否要求第三次、第四次公投,一直投到自己满意为止?这样闹下去,何时是个头?其次,推动第二次公投的力量援引的理由之一,就是很多民众在第一次公投中被误导了,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但问题在于,民众投了脱欧,就算误导,投了留欧,就算不被误导么?是否被误导,谁说了算?第二次公投,就能保证民众不被误导?这些问题,都值得大家思考。

作为老牌的皿煮国家,英国能否顺利度过脱欧这一“劫”,如何度过?似乎还有很长的好戏可让我们围观!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