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伍治坚 > 投资该不该讲道德?

投资该不该讲道德?

假设一家公司生产的产品,或者提供的服务对人类社会有害,但是它的财务基本面很健康,盈利前景非常看好,那么作为一个投资者,你该不该买这家公司的股票?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你这个问题问的不够严谨。我们首先需要明确定义一下“有害”这两个字。这是因为,在我们生活的现实生活里,很多事情并不是黑白分明,是非清晰的。对某些人有害,可能对另外一些人却意义非凡。

比如美国的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除了飞机制造以外,这两家公司也是美国最大的军火企业。他们制造的武器,包括杀伤力惊人的军用飞机、集束炸弹和核武器。

对于被美国军队轰炸的其他国家民众,以及国际反战人士来说,这样的公司,自然不会带来一丝好感。但是对于美国国内的鹰派和支持的民众来说,他们则可能成为受人尊敬的“保卫者”,甚至是美国英雄。因此,军火企业是否该受到道德谴责,尚存争议。

也有另外一些其他公司,社会舆论对他们的道德判断,更趋一致。比如全球最大的上市烟草公司奥驰亚集团。奥驰亚的前身是美国的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因为美国国内强大的反烟力量,2007年该公司改名为奥驰亚,希望借此摆脱和烟草的关系。类似的例子还有石油和矿业公司。由于他们在资源开采过程中对于环境造成的破坏,因此成为受到公众舆论批评最多的行业之一。

问题来了:在我们做投资时,该不该有道德束缚?如果我们觉得某家公司对于社会造成危害,该不该因为这个理由,把它排除在投资范围之外,甚至做空?

在个人投资者层面,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大问题。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个人散户不能购买某些特定行业的公司股票。到最后,投资者有个人选择的自由。即使你真的购买了军工、烟草或者石油公司股票,也没有人会特地批评你说缺乏道德。

但是在机构投资者层面,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几年,ESG投资概念引起了广泛关注。ESG是英语Environment,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的首字母简称,意指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ESG投资的意思,是当我们在做投资决策时,需要考虑到公司对于环境和社会道德的影响,并且把该因素作为是否投资的重要考量之一。

在这里为大家举一个例子,那就是挪威的主权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该基金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主权基金,其管理的资金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截至2019年6月)。在挪威政府养老基金的官方网站上,有一个“非投资公司列表”。由于道德和社会影响等原因,挪威政府养老基金不会购买这些公司的股票。

举例来说,基于2019年6月,该非投资列表包括150多个公司股票,其中知名度比较高的包括:波音和空客(制造核武器),奥驰亚和英美烟草(烟草),伯克希尔·哈撒韦(煤炭)等。其中也有一些中国公司,比如煤炭行业的中国神华,基于煤炭发电的华能国际、中国华电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非投资列表是实时更新的。当公司的状况发生变化时,其股票可能会被加入,或者剔除出非投资列表。

举例来说,跨国矿业集团力拓集团曾经也在该非投资列表上,被挪威政府养老基金排除在投资范围以外。原因是力拓持有印尼的格拉斯伯格矿场,而该矿场对环境和施工安全保护不力。但是在力拓集团将该矿场出售以后,就恢复了正常状态,重新进入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可以投资的范围。

作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主权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在其投资决策中加入了道德判断因素,那么这样的做法,是否值得鼓励和提倡呢?我们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在投资中加入道德判断,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根据挪威政府养老基金的内部统计显示,从2006年基金推出非投资列表以来,基金的累计投资回报,因为这个原因受损1.1%左右。从2006年到2019年的13年,总共1.1%,平均一下大约每年0.085%左右,看上去并不是很多。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百分比,乘以主权基金庞大的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规模,其实也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其次,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对于被投资公司的道德评判,稍微有一丝丝讽刺的意味。这是因为,该基金的前身,是挪威政府石油基金和挪威国家保险计划基金。其中挪威政府石油基金,其资金主要来自于挪威石油开采公司累计的利润。

一方面自己通过开采石油积累财富,另一方面因为对环境污染造成的影响,将煤矿和煤炭发电公司列入“非投资列表”,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别扭和双标。这可能也是目前各种环保团体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即一方面他们不遗余力的号召大众做出努力来保护环境,但另一方面如果要求他们放弃开车,放弃开空调,放弃坐飞机,降低生活质量的话,可能没多少人会真正愿意去这么做。

第三,挪威政府养老基金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了全球环保,增进了世界和平,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对于那些被放进“非投资列表”公司而言,他们只需要把旗下有争议的子公司卖掉,就能够被移出“非投资列表”,重新成为“正常可投资公司”。这个行为本身,更多的是商业考量,比如子公司是否赚钱,公司是否需要卖掉子公司来筹资等,而和子公司对环保或者社会的影响几乎没有关系。子公司被卖掉以后,还是会继续正常经营,并不会自行宣布关闭。

因此,更大的作用,可能在媒体公关上。由于挪威政府养老基金规模巨大,因此其列出的“非投资列表”,被媒体广泛报道,受到的关注程度比较高。对于任何一家大公司来说,如果被榜上题目,肯定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光彩事。因此,为了避免自己的公司引起不必要的负面报道,公司的管理层可能会做出一些努力来改善公众形象。

从这方面来说,像挪威政府养老基金推出的“非投资列表”做法,可能会间接对环保和道德投资做出一些有利的贡献。如果有更多的大型机构投资者跟随,效仿他们的做法,那么这个影响力还会扩大。

在机构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中,加入道德判断因素,并以此来对一些有争议的企业施加压力,期望改善他们的公司治理水平和社会责任感,在理论上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在实际操作中,我们需要意识到道德要求和投资回报两者之间可能存在的潜在矛盾,以及由此造成的对策略实行效果的影响。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在这方面的尝试,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

参考资料:

被挪威主权基金排除的上市公司列表

James Mackintosh, Even $1 Trillion Can’t Make World Better Place, 2019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推荐 2